华体会在线平台:一天700元隔离费 隔离期费用不该个人承担!

  在泰国教书的吴先生回国探亲,经社区沟通后,前往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指定宾馆进行14天集中隔离观察。办理入住时,他被要求交费9800元,“一天700,这个收费很离谱。”

  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定点隔离观察产生的相关费用,一律由县乡两级承担。若入住定点宾馆要收费,那是宾馆的行为。

  吴父描述,一天700元,应该是住宿费、就餐费、检测费,还有心理辅导费吧。孩子也问了一道回来的同事,有同事说14天只收了1300元。

  “现在不要收费了。”枞阳县横埠中心卫生院严副院长电话中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从昨天晚上开始不收费了。在吴先生之前,收费就收了一个人,钱也都退了。“我们这个不叫收费,叫预收费,不是9800块钱,多贴少补,也可能不要钱。”严副院长解释,“这项措施是为卡一些从疫情严重地区回来的人。”

  红星新闻随后联系了枞阳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疫情防控需要,低风险地区回来的,是居家医学观察,这不存在费用问题。定点隔离观察产生的相关费用,一律由县乡两级承担。若入住定点宾馆要收费,那是宾馆的行为。宾馆收费比较离谱的话,归物价部门管。

  据媒体报道,湖北黄冈市浠水县洗马镇的两名火神山医院建设者发帖称,回乡隔离被镇政府收取了4200元隔离费,两人还晒出了收条。这个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是:退费道歉,负责隔离点工作的副镇长被免职。

  陕西靖边,一男子入住酒店时间自1月28日至2月11日共14天。该网友一家的住宿费为228元/天,伙食费105元/天,共计6132元。

  杨小平律师:对于,隔离期间的费用谁来承担的问题,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各地政府有不同的规定及做法。

  2、企业与政府共担。记者从山东省委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对于外地返岗职工隔离所支付的酒店、公寓等租赁费用,由企业、所在县(市、区)财政、所在市财政和省财政,按30%、20%、20%和30%比例承担。

  3、全部由个人承担。安乡县市场监管局《关于安乡集中医学观察隔离点费用收取的说明》,对“三类人员”(确诊病例治愈人员、医院留观出院人员、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以及湖北返安人员一律实行集中隔离14天,费用自理。

  杨小平律师:预收个人费用缺乏法律依据,是不合法的。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单位和个人有义务配合各级政府部门所采取的的疫情防控措施,但并无承担防控费用的义务。

  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十一条和《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均有义务参与突发事件应对工作,必须接受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

  杨小平律师:首先,我个人认为因隔离产生的费用不应该由个人承担,即使需要个人承担隔离费用,各地政府部门也需要制定一个统一的收费标准并及时将收费标准统一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隔离费用定价要合理,如果过高可能会使一些人隐而不报或逃避隔离,由此会诱发疫情风险。目前,返乡返城的相当一部分是农民工群体,他们收入不高,加之需要连续隔离14天,隔离服务定价过高会负担不起。另一方面,高额的隔离费用也有可能诱发廉政风险。

  因此,建议地方政府在制定隔离计划时,也不妨为隔离人员提供一定的选择空间,使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来选择隔离场所。要求收入不高的农民工群体在星级酒店集中隔离并收取高额费用,显然不太合适。

  集中隔离既是个人履行的防疫义务,也是政府提供的一项公共服务。所以,地方政府可以征用和安排不同档次和价位的隔离场所,根据隔离人员的需要进行匹配,满足不同人群的隔离需求,才能体现出集中隔离的“服务”本质。

  方弘:此次新冠肺炎的治疗费也都是政府承担。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乳腺外科杨青峰医生曾发布微博称,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医药费用为112.9万元。这是一位年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症患者。而不久前网上曾曝光过武汉市某医院门诊的一位肺科室主任的谈话内容,其中提到针对一个危重症患者,从住院治疗到能基础住院,如果用上EcMO治疗的话,大概要花近四十万上下的成本费。即便是一般治疗,沒有应用上EcMO治疗也必须花销二十多万。加上中后期的一些其它杂费,总开销还会更高。目前,确诊新冠肺炎8000多例。政府为此也承担了巨大的费用。您认为隔离费用,也该来政府承担?

  杨小平律师:我认为隔离费用由政府财政承担合理合法,由单位、个人或者隔离场所承担费用缺乏法律依据,且欠缺合理性。

  首先,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措施,是各级政府为防控疫情所应履行的法定职责,除非有相关法律的明确规定,否则采取集中隔离等疫情防控措施所产生的费用,应当由政府财政承担,而不应由单位或者个人承担。

  《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第4.2.1条第(5)项规定,各级政府应落实疫情控制措施,对传染病病人、疑似病人采取就地隔离、就地观察、就地治疗的措施,对密切接触者根据情况采取集中或居家医学观察。

  2、负责疫情防控应急设施等物资的储备,对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为疫情防控提供经费保障,是政府部门的法定职责。

  (1)《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制定传染病预防、控制预案中,应当包括:传染病预防、疫点疫区现场控制,应急设施、设备、救治药品和医疗器械以及其他物资和技术的储备与调用。而集中隔离的场所,完全可以理解为属于应急设施之列。

  (2)《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实施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

  (3)《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第6.2.1规定,各级政府要建立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物资和生产能力储备。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应根据应急处理工作需要调用储备物资。第6.2.2条规定,各级政府应保障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经费,按规定落实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专业技术机构的财政补助政策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经费。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单位和个人有义务配合各级政府部门所采取的的疫情防控措施,但并无承担传染病防控费用的义务。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集中隔离的费用。

  再次,政府可以征用集中隔离的场所,但应给予相应的补偿,要求隔离场所自行承担或者减免费用,缺乏法律依据。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五条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根据传染病疫情控制的需要,各级政府有权依法在本行政区域内调用储备物资,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临时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关设施、设备的,应当依法给予补偿;能返还的,应当及时返还。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十二条同时规定,“被征用的财产在使用完毕或者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工作结束后,应当及时返还。财产被征用或者征用后毁损、灭失的,应当给予补偿。”

  从法律和政策上讲,1月21日国家卫健委已明确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进行防控。而《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也就是说,当地政府应当是隔离费用的承担方。

  不过,具体到各地的执行中,却有部分地方政府不仅不为隔离者承担费用,还乱作为,甚至乱收费。防疫不能成为一门生意,隔离免费应当落实。

  要做到这一点,隔离成本在各级政府之间的分摊应当得以明确,避免出现“上级请客,基层买单”的现象,无论各级政府之间如何协调,依法“由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提供生活保障”是不变的底线,隔离成本绝不应转嫁到留观酒店或被隔离者身上,更不能将隔离费用演化为留观酒店和隔离者之间的矛盾。

  对被隔离者免费,“由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提供生活保障”,不仅仅是法律条文,更应该由政府落实到具体行政行为当中。

  方弘:确实,从有利于疫情防控的角度,地方政府把隔离费用承担起来,就能够减少或杜绝躲避隔离现象的发生。尽管财政上有所消耗,但是长远来看,疫情早日消除,地方经济才会更快恢复。从这个角度来看,承担隔离费不仅有利于经济发展,更会赢得心。

  当然,隔离费用承担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就在今天下午,上海对重点国家入境者集中隔离费用自理。陕西对境外来陕返陕公民集中隔离14天,费用个人承担。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国内多个地方也已经陆续发布通告,对于隐瞒接触史,谎报、瞒报病情的行为,所有相关治疗、隔离费用均将由本人承担。

  显然,这些由个人承担隔离费的举措是有利于防控疫情的。因此,对于这部分人收取费用,个人认为应该收!说到底,地方政府承担的隔离费用也是我们广大纳税人的钱,这笔钱该不该政府出,也该听听大家的意见。您认为对于入境人员以及谎报、瞒报病情人员的隔离费、治疗费谁该出,欢迎给我们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